严慧明【夜读】《落红》-春山有伴

严慧明【夜读】《落红》-春山有伴

严慧明
落花
宋祁
坠素翻红各自伤,青楼烟雨忍相望。
将飞更作回风舞,已落犹成半面妆。
沧海客归珠迸泪,章台人去骨遗香。
可能无意传双蝶,尽付芳心与蜜房。
咏物诗,向来讲究不仅要精准的模形象物,而且要能遗貌取神,所谓形神兼备。当然这“神”不光是物的神态,而且还是由神态传递出的某种“类人”品格或性情,即通过咏物能有所寄托。
写落花的诗,我们最熟悉的可能就是“落红不是无情物,化作春泥更护花”,当然也有不肯落的花,比如“宁可枝头抱香死,何曾吹落北风中”的菊。但这几句简直太直白了,直接抛开了状物,为诗人代言。相比之下宋祁这首就写得隐晦些。
“坠”与“翻”,多么动态而惨烈的“落”,白的红的,多么缤纷的色彩落成了一片,像打翻的调色盘。落花自己也伤逝,何况看落花的人伤花伤春,也为时光中渐老的自己伤怀。第二句因为有“青楼烟雨”几字,所以有将这首诗理解为诗人对故人的思恋的,也因此认为诗的最后一句是指爱情的甜蜜。这种解释甚是牵强。“青楼烟雨忍相望”和第二联应该合起来看,年轻的女子尤其美人是最容易让人想到花的,想想“笑靥如花”“面若桃花”等等比喻就可以知道。而且女子们还会从花身上看到了美与纯洁的短暂易逝,因此自比于花,就如黛玉葬花。所以这首诗的第二句说“青楼”就是让美人出场,因为第二联马上接上的是两个有关人物典故。“回风舞”是传说汉武帝宫人丽娟在芝生殿唱《回风曲》,亭中的花都翻飞飘落。“半面妆”是《南史·后妃传》中记载,梁元帝瞎了一只眼,因此徐妃在帝王前只化半面妆。“将飞更作回风舞,已落犹成半面妆”,用人的典故,不写人如花,而写花如人:飘落时就像回风舞一般;落下后还带着残红,犹如半面妆。这一联写落花却一点都没有可怜样,反有种凄美和决绝,“将飞更作回旋舞”之“更作”,“已落犹成半面妆”之“犹成”二字,让人想到四面楚歌之时虞姬,那种柔中带刚。所以即使不懂这两个典故,也完全不妨碍你对一句的理解和感受。只不过因为有了典故,这句诗的意味更深厚,语言不仅有了直观的生动更有了耐嚼的回甘。我们说语言也是有厚度的,也是有滋味的,就是这个意思。和李商隐《和张秀才落花诗》中“落花犹自舞,扫后更闻香”之句相比,宋祁的这句显然更胜一筹。
最后四句意思有转折,不写落花之美,而写落花之香。赏花的人走了,花儿也会伤心,但看即使人去楼空无人欣赏,落花也留有余香。但此香乃空余,因为既无人赏,也“无意传双蝶”,因为我的一切都化为了蜜。这么读来,似乎落花并不自以“遗香”为贵,她看重的为意的一切已“尽付予”,也了无遗憾,自然也再没什么可叹息的。最后一联把悲切感伤都收束住了,整首诗才不至于嘤嘤切切阴柔太过。

本文由 admin发表。转载请注明出处(严慧明)及本页链接。原文链接4615.html
严慧明

热议话题

0人讨论

热文